在所罗门群岛,「你要去哪里?」就跟「呷饱没」,是打招呼的起手

专家现实

发布时间:06-27 05:31

在所罗门群岛,「你要去哪里?」就跟「呷饱没」,是打招呼的起手

—你要去哪里?(Koe la i fe?)
—我要去海边。(La kae la i asi.)
—你刚刚去哪里?(O io mae i fe?)
—我刚去了海边。(Lau io mae i asi.)

每天平均要进行上述对话四至五轮,每轮遇到五到六个人,大家都会问同样的问题,因此我每日总共重複二、三十次这套对话,背得滚瓜烂熟,作梦都会梦到。的确,这里的海景很不错,落日尤其迷人,但不是我超爱「去海边」──其实在Langalanga语中,「去海边」是「上厕所」的文雅说词。Langalanga是靠海生活的民族,聚落临海而建,如厕处自然选在海边,让海水带走所有不要的东西。一般村民都是走到村子南边的红树林,选择隐密处如厕,男人一区,女人一区。现在比较有钱的人开始学城里的做法,在海边盖「小厕所」,有门有墙,甚至还有马桶──但没有沖水功能,要自己舀海水沖掉。

无论去哪种「厕所」,都得往海边走。我住的地方离厕所距离两百公尺左右,上个厕所可是大工程,半夜要去的话就惨了,还得找伴拿手电筒摸黑去,因此我精密的算好饮水与如厕时间,降低跑的次数。每次去厕所,一路上大家总是问候个不停,「你要去哪里?」就和台湾人问「呷饱没」来打招呼一样,大洋洲很多地方流行问「你去哪里」。刚开始我对于这样的问候觉得很新鲜有趣,而且使用频率很高,很快就能流利地背出那几句对话,假装一副好像学会Langalanga语的样子,很有成就感。而且有些人听到我说「去海边」,还很讚赏那是优美的Langalanga话,而非粗鲁地回答「去上厕所」(kabara)。

然而一阵子之后觉得有点厌烦了。距离厕所太远,每次来回都得不断问答,让全村都知道我要去上厕所,或是刚刚解放过,实在是很没隐私!而且小孩子发现这是我们唯一能「沟通」的语句,更不放过这幺好玩的事,他们特别爱问,没完没了,然后笑成一团。

有一天,我忍不住和塞勒斯抱怨此事。

「你也可以回答别的阿。」他说。

对啊,我怎幺没想到呢?真是死脑筋。就像在台湾,路边欧吉桑随口问「呷饱没」,也没必要认真回答「我从早上忙到现在都还没空吃东西快饿死了」。但在这个人际互动密切的小村子里,乱答很容易拆穿,要如何不撒谎地回答?

「就说你溜溜罢了。」(Liliu mola.)

于是那成了我最喜欢的制式答案。而这个问候语的小困扰,再度成为我一窥当地文化的窗口。我对于这样的文化差异感到很好奇,什幺样的文化特性,会以到过哪里、或要去哪里作为相互问候语?(同样地,为何传统台湾人爱问「呷饱没?」)后来我发现,「liliu」(走走、溜溜)在所罗门群岛是很重要的一种人的移动──无目的、休闲性的闲晃,但具有建立并维繫人际网络,以及交换资讯的功能。而Langalanga的问候语也是有重要文化意义的──一个人去了哪里,是连结人、地方和历史的记忆机制。在Langalanga文化中,人在地景上的作为──旅行迁徙、建造房屋、开垦农田、种植作物、命名地方等,都是个人力量与能动性(agency)的展现,祖先的迁移尤其是当地历史记忆的核心。在反覆练习问候对话时,我完全没预料到看似简单的语言学习第一课,竟启发了我对Langalanga文化认识的重要突破,而人与地景的关係后来也成为我博士论文探讨的核心课题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万鸿平台注册_拉菲1手机安卓客户端|模型奇趣|洞察生物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